本公众号一直在阐述和推广理解型学习的思想和技术,帮助教和学的人做到理解型学习、有意义的学习。当然,有意义的,不代表是实用的,只要是促进了对世界的理解的,或者提高了理解世界的方法的,都是有意义的。或者更广义地说,只要学习者自己认为值得学习的,有意义的,那就是有意义的。当然,一般说来,也没有如此地任意。我把批判性思维、系联性思考、学科大图景(一个学科的典型研究对象、典型研究问题、典型思维方式、典型分析方法、和世界以及其他学科的关系)当做有意义的一种标准,并且通过运用好系联性思考来做到“理解”——也就是把新学的东西和学习者已经知道的东西联系起来从练习中明白这个新的东西是什么有什么性质为什么会具有这个性质

学习就是为了给每一个人做好认识世界面对世界的问题的准备,提出问题或者解决问题的准备,并且最好是有体系的准备。于是,我们才需要少量的用来认识世界的基础知识,以及更少量的认识世界的方法。仅此而已。如果我们需要从前人的问题解决的经验中学会什么,也不是为了学会他的答案,而是学会提出问题和寻找答案的方法。很少的时候,如果这个答案成了基础知识的体系里面的一部分,则也可以学一下这个答案。


按照这样的思想,那么,为了学习知识而学习的知识就没有了意义,为了做到以后遇到出现过的问题都会做的做题也没有了意义。


于是,你就发现,现在的以“乘法表”为学习目标的教学,基本上,语文、数学都是在做没有意义的教学。例如,“优秀”的数学老师把数学问题整理成了三四十中类型,然后每一种类型都有口诀,见生活口诀化,学习口诀化,拿什么口诀对付未来呢?


更进一步,不仅仅数学有口诀,语文也有口诀

除了这个规定动作答题口诀之外,语文还教了什么呢?字词的听说读写,诗词等篇章的背诵。


纵观以上所有的这一切,我们都在培养什么?google、百度、计算器、知识库、wikipedia。当然,如果学习这些知识库和检索工具的时候,注意学习的方法,我们能够学会自己来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还好。可是,这种基于背诵乘法表和运用乘法表的教和学,就算走到极端,又如何呢?能够帮助我们学会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吗?


因此,在任何场合,有机会,我都会给老师们,不管大中小学,当头棒喝“你很辛苦,可是大部分时候在做无用功”。有很少的老师是能够被敲醒的,其中的再很少的老师是会醒了以后思考怎么办。当然,其中的再再很少的老师,会参考“理解型学习”的方法,把教学中的例子和知识都当成是给学生体会到学科大图景,体会到系联性思考、批判性思维,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的一个途径,而不是学习的目的本身。

前天,通过谢小庆老师的帖子了解到,还有一个在思考和敲大棒的叫孙晋诺的老师,做出了“你教的都对,但没用的呼唤。非常开心,有中小学老师能够发出这样的对自己的严肃的否定。只有正视问题,才能从问题中突破,解决问题。

于是,既然,教的都没有用,那么,怎么才能教的有用呢?依靠以批判性思维和系联性思考为指导的以学科大图景为目标的理解型学习来变得有用。


例如,语文的根本任务就是为了使得学习者能够更好地看懂听懂别人说的写的,更好地些和说自己想表达的。当然,有的时候,有思想或者情感可以表达,也可以成为语文的任务之一,但不应该是主要的。那么,语文的教和学就自然应该围绕着更好地接收和表达思想和情感来组织。当然,为了这个目的,字词还是要有一定的基础的、修辞也要了解一点,但是,这些绝对不是目的。也不是非得学的很多。大多数时候,学习者对于字词都是通过它们出现的上下文和篇章意思的环境来猜出来的。也就是说,掌握分析性听读和说写才是根本。这个分析性阅读包含两个方面:第一、WHWM分析性阅读和写作,第二、分析和综合


以阅读为例,WHWM就是问:这篇文章主要说了什么、怎么说的、为什么说这个为什么这样说、我觉得怎么样;分析和综合就是:一篇文章的意思来自于每一段的意思和段之间的关系(同时篇章的意思也可以促进理解段的意思和段的关系),一段的意思来自于每一句的意思和句之间的关系(同时段的意思也可以促进理解句的意思和句的关系),一句的意思来自于每一词的意思和词之间的关系(同时句的意思也可以促进理解词的意思和句的关系),一词的意思来自于每一字的意思和字之间的关系(同时词的意思也可以促进理解字的意思和字的关系),一字的意思来自于这个字的每个组成部分的意思和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同时字的意思也可以促进理解组成部分的意思和促成部分之间的关系)。这两个方面的例子可见本公众号的其他帖子。


当然,语文还可以有其他的根本任务,以及实现这些根本任务的方法。更进一步,对于任何学科,都可以类似来做:问这个学科的根本任务是什么、典型思维方式和分析方法是什么,用什么样的知识体系和例子来体现这个根本任务和学科大图景,并且从这里反思和决定到底教什么、怎么教。这样才是真正的出路,才能做到“真有用,真有意义”。


你可以不同意我在本公众号总结的任何一个学科的根本任务和大图景,以及具体教什么怎么教,但是,强烈推荐你来思考这个“依靠以批判性思维和系联性思考为指导的以学科大图景为目标的理解型学习”的方法,并开展决定教什么、怎么教的实践。